市场形式

广西党史故事丨宁培英:为革命战斗到底!

时间:2022-01-13 20:1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宁培瑛,陆川县沙坡镇白马村人,是陆川县第一个中国员,也是广西苏维埃政权的发轫者,还是最早在陆川和广西传播马列主义革命理念的宣传者和组织者之一。 1926夏,宁培瑛受党组织委派回桂,任广西省农民部干事、秘书,并担任广西农动讲习所的教授,领导广西的...

  宁培瑛,陆川县沙坡镇白马村人,是陆川县第一个中国员,也是广西苏维埃政权的发轫者,还是最早在陆川和广西传播马列主义革命理念的宣传者和组织者之一。

  1926夏,宁培瑛受党组织委派回桂,任广西省农民部干事、秘书,并担任广西农动讲习所的教授,领导广西的农动。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转入桂东南农村工作。同年5月,当选为中共广西地委委员,从北流先后转战到容县的冠堂、平南的新隆等地,并在新隆建立中共劳五区委会和农民自卫军。不久,成立新隆苏维埃政府,将区农民自卫军改编为红军,宁培瑛任红军政治指导员。

  同年冬,中共广东省委为使广州起义成功,指示广西地委举行“冬暴”:以牵制桂系军阀力量。接着,中共广西地委召开“冬暴”工作会议,宁塔瑛出席了会议。会议决定,以平南劳五为基地,由宁培项组织暴动。宁培瑛四到新隆,一面加紧武装训练,一面派人侦察平山团局和寺面团局,这两个局相距二十华里,一个在南,一个在北,是劳五革命发展的障碍,必须拔除,同时夺取枪械,壮大革命力量。劳五区委决定、打击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平山团局,其二是寺面团局。

  新隆红军经过多次侦察和周密准备,暴动开始了。那是1927年冬至节前的圩日,由陈平和李立名率领12名战士,带7支手枪,扮装成赶街人,钻进了敌人“心脏”,趁敌不备,袭击了平山团局,当即击毙团丁5人,击伤2人,缴获步枪4支,子弹带5条,打响了武装暴动的枪声。劳五武装暴动旗开得胜,极大地鼓舞了战士们的斗志。

  新隆区红军的突然出现,平山团局的全部覆灭,震动了平南全县,惊动了广西省党部和桂系军阀。邻近乡村的土豪劣绅害怕被袭击而坐卧不安。寺面团局为对付红军的进攻,大肆招兵买马,不断加强戒备。

  1928年1月17日,广西桂系军阀开始对新隆区革命武装和革命组织进行疯狂的围剿。身兼营长的平南县县长马翼汉率领匪军一个营, 纠合容县、藤县、平南部分自卫队共1200多人,突击包围了新隆区农会、红军的所有住房和活动场所。当天是农历12 月25日,正是寺面圩日,敌军不便进攻。苏维埃政府和红军领导人趁机召开紧急军事会议,作了反围剿的部署,并成立反围剿指挥部。

  28日凌晨,围剿和反围剿的枪声越来越密,新隆周围的土豪劣绅都在不同形式上参与了围剿战。他们疯狂叫嚷:“捉到狗要斩断尾,抓到帚剁成两段。”寺面团局周宪廷指挥团丁封锁了红军的供给要道。杀气腾腾的马翼汉指挥着兵丁占据了有利地形,把新隆街图了一层又一层。这群黑狗在张牙舞爪,不时地朝红军阵地开枪牧弹、把红军国困在方圆不到五千平方米的矮房街道里。

  苏维埃红军虽然力量薄弱,武器落后,军事常识贫玉。但他们有一股火一般的拼命精神,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英雄气概。宁培瑛在危急关头镇定自若地鼓励红军战士:“我们的农军是人民的武装,全国工农群众和我们一起干革命。党在领导我们,人民在战斗,伟大目标使我们和全国人民紧密相连,现在,敌人妄图孤立我们,那是枉费心机。”

  敌人的机关枪不停地向红军阵地扫射,步步逼近。红军战士枪弹少,只能寻机还击。由于苏维埃反围剿军事会议低估了敌人的力量,既没有动员其他乡农民武装参战,也没有分配相应的任务,而预定的容县农民武装也没有及时支援,形皮了苏推埃红军三十余人抗击千人重围的血战。战斗持续了三天两夜,残暴的敌人把新隆圩的房子全部烧光了,红军只好撤退到一个年久失修的“参赞庙”里继续抗击敌人。

  敌军武器精良,兵力已是红军的40倍,他们还嫌不够,又从梧州调来一个炮兵排,对“参赞庙”狂轰滥炸。“参赞庙”的东炮楼被轰塌了,数名战士受伤,农军负责人李修其受重伤而牺牲,这时,战士们只好退守西炮楼。

  指挥员宁培瑛懂得,这是背水一战,且敌众我寡,敌强我弱,不能再战,但又没有退路,此时此刻,只有血战到底。他用铿锵有力的语气字一句地鼓励战士们:“战友们,看来敌人迟早要送上门来,领导的农军要以一当十,以十当百,像革命烈士那样,为革命战斗到底!”

  20日下午,敌人又使用了大炮对我军退守的西炮楼进行轰击,接着又扔来一排排手榴弹。“轰隆、 轰隆”的炮炸声,响彻了“参赞庙”方园50华里。最糟糕的是西炮楼的四面墙中有两面没有射击孔,加上子弹有限,粮水早断,连续战斗了60小时的红军战士个个饥渴交加,精疲力竭。敌指挥官听到红军还击的枪声越来越稀,便更加疯狂起来,首先指挥一个连的士兵在机关枪的掩护下,冲入了“参赞庙”,接着,一批又一批敌兵不断涌入。在这刀枪剑影的短兵相接的战斗中,红军战士毫不胆怯,浴血奋战,枪栓、砖块、木棒也成了红军战士的战斗武器。傍晚时分,宁培瑛、陈孟武、周惠生等6名战士被捕,其余的战士均牺牲在战场上。

  战斗结束的第十天,是农历正月初八,敌人把战士陈孟武当作牲畜一样杀掉,挖了心肝去做下酒菜。把战士卢有权的衣服剥光进行凌辱,在广众面前当作枪靶子。当晚,宁培瑛和周惠生等4人被拉到步囊村社背更楼分别关押,周惠生于深夜磨断绑绳逃脱虎口。次日,宁培瑛等3人被押到寺面河滩,英勇牺牲。当时的宁培瑛年仅27岁。

  “我纵不能跑到这条路的尽头,也要死在这条路的中间!”为了党和国家的事业,宁培瑛等革命先烈拼尽了最后一滴血。他们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也是战斗的一生。他们,永远站立在我们的心中,从未倒下!(陆川县纪委监委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