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明

第一章 百年溯梦之中国奥运第一人

时间:2022-01-11 16:3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中国作家网作品在线在线阅读五环旗下的中国 正文 刘长春的父亲刘兆,祖籍山东,闯关东来到大连后,15岁做学徒学习制鞋技术。俗话说:东北有三宝,人参鹿茸乌拉草。刘兆做的布鞋非常舒服,很受老百姓和车老板的喜爱,生意做得挺红火。日本人侵占大连后,...

  中国作家网作品在线在线阅读五环旗下的中国 正文

  刘长春的父亲刘兆,祖籍山东,闯关东来到大连后,15岁做学徒学习制鞋技术。俗话说:“东北有三宝,人参鹿茸乌拉草。”刘兆做的布鞋非常舒服,很受老百姓和车老板的喜爱,生意做得挺红火。日本人侵占大连后,规定老百姓只能买日本生产的胶鞋,不许买乌拉和布鞋。这个土政策一下子就把刘兆的生意挤垮了。

  小长春9岁时,母亲刘史氏不幸去世,留下他和年幼的妹妹。刘兆很快又续弦了,后妈一鼓作气生了5个孩子,家里的日子就更捉襟见肘了。

  8岁时,小长春在大连沙河口中心小学读书。李老师很疼爱他,在体育课上经常给他吃小灶。日本学督管中国人叫支那人,李老师告诉他:“咱们不是支那人,是中国人,你长大了要为中国人争气!”14岁的刘长春在“关东州”主办的州内外中日中小学田径对抗赛中,100米跑了11.8秒,400米跑了59秒,远远超出了当时中学生的水平。

  旅顺和烟台像螃蟹的两个钳子,扼住了黄渤海的咽喉,把守着京津之门户。旅顺港是个天然良港,水深而阔,可停泊巨轮。日本是个资源匮乏的国家,日本对外侵略,首先觊觎的就是中国的旅顺。1894年甲午战争中,日寇在旅顺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1.8万手无寸铁的中国人成了刀下鬼。1904年,日俄为争夺旅顺口,在第三国的领土上进行了一场龌龊的战争。1905年,北极熊沙俄战败,日俄媾和,使大连地区又沦为日本殖民地,时间长达40年。刘长春在旅顺念中学,他亲眼看到日本殖民者对大连人民推行奴化教育,开设的大连语言学校,日本学生可以学英、法、德、俄语,而中国学生只能学日语。学校掌握在日本人手里,连公学堂的校长也由日本人担任。他们对中国人宣传法西斯主义,灌输“日满亲善”、“大东亚共荣”,以日语为必修课。在大连称日语为国语,称大连人是“关东州人”,不准叫中国人。学生很少有学习机会,每周做5天苦役。

  在小平岛老实巴交种田的刘兆实在养不活全家9口人,就让长子辍学赚钱养家。刘长春被迫离开了学校,到日本人开的大连玻璃制品厂当上了一名学徒工。

  17岁,刘长春遵从父命娶了订下娃娃亲的姜秀珍为妻,姜秀珍从小帮父亲打下手,给修鞋师傅们做饭洗衣,里里外外一把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嫁到刘家后,贤惠的妻子操持起全部的家务,把丈夫伺候得舒舒服服,还给老刘家生下了两个儿子。

  大连这座历经磨难的城市,百年历程中有一半是苦涩和不幸。刘长春和这座城市一起长大,对于他来说,不幸的童年是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

  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后,家仇国恨,张学良执掌帅印,他觉得一个国家要强大,主要靠造就人才,教育是基本。于是,他把父亲遗留下的大部分钱捐献出来,在沈阳建立了东北大学,设立了教育经费。

  忘记苦难,苦难就会重叩国门;摆脱苦难,就要振兴中华。1928年8月,东北边防司令张学良兼任东北大学校长。他深知人才的重要,用重金聘请名流学者来校任教。著名学者章士钊、张伯苓、罗文干、梁漱溟、黄侃、刘仙洲、梁思成、吴蕴瑞等国内一流学者云集沈阳,形成强大的教授群体,共同执教东北大学。

  张学良独树一帜地提出了“强国强种”的理念,把以研究高深学术、培养专门人才、应社会之需要、谋文化之发展作为办学宗旨,坚持以“智、德、体、群、美”五育并重为办学方针,认为倡导体育的最大目的是在造成民族的生力,并且把体育教育列入重要议事日程。

  刚刚走马上任,他就亲自对东北大学学生训话:中国的体育界,大多数不肯注意体育,所以学生多失于软弱。我很希望本校关于体育方面要特别注意,然后用健全之身体,求精妙之学问。所以,体育是不可忽视的……

  张学良是个求真务实的人,他抓体育不仅身体力行,而且措施得力。他在沈阳的北陵建了一座高尔夫球场,还建了一所国际网球场,经常去打球。他还捐赠26万银元,指定工学院院长高惜冰、法学院院长臧启芳和体育老师孟玉昆共同研究办理。责令建筑委员长关颂声设计体育场。

  关颂声借鉴奥运会的竞技场图形,按照罗马式设计了体育场,整体看是一个马蹄形。场内设置了8条200米的直跑道,8条500米的圆跑道,还建了一个标准的足球场,看台上有10000个座位。他追求完美,按照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方位修建了8个门。看台下还设有浴池、休息室和仓库等,使大汗淋漓的学生们在运动后可以洗热水澡,在休息室小憩。这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座现代化体育场,被誉为中国之最、亚洲之最。

  张学良除了在校园里修建壮观的体育场,还设立了东北大学体育专修科,招收体育特长生入学,高薪聘请国内外体育名师任教,成立了高水平的体育运动队,组建了东北大学体育运动委员会,激励青年学生参加体育运动,进行国际体育交流。张学良资助组建的东北大学田径队、足球队、篮球队、网球队如雨后春笋般萌生,现代化的体育场和高水平的体育教学使学生们如虎添翼。

  命运像一个魔方,被一只神秘的手操纵着。机遇看起来是偶然的,但偶然当中却蕴藏着必然。当学徒工的刘长春业余时间经常在谭家屯体育场(现在的旅大市人民体育场)踢球,对于这个黑小子来说,这是情绪的发泄,生命的张扬。

  1927年冬,东北大学足球队到大连与日本队比赛。赛后,东北大学足球队队长孙庆博和同学李显章一道在谭家屯体育场散步,突然孙庆博发现场上有人在踢足球,其中一个敦实的黑小子跑得格外快。孙庆博不愧是个好伯乐,他向足球队领队张学铭推荐了刘长春,让他先到东北大学念预科,学费和住宿费可以申请免费。

  刘长春被东北大学破格录取为预科生。一年之后,东北大学首届体育专修科成立,他顺理成章地成了东北大学首届体育专修科20名佼佼者中的一员。他每天早晨5点钟起床,在跑道上练习起跑和疾跑。每天要练9次,每次跑上五六十米,训练一两个钟头。下午,再接着训练两个钟头。沈阳的冬天冷得像冰窖,跑道硬邦邦的。高强度的训练,使他的胫骨骨膜都发炎了,可他还是咬牙坚持。

  夏天,东北大学田径队利用暑假奔赴哈尔滨集训,每个周末下午都要与哈尔滨市的俄侨进行对抗赛。每赛一场,都会激发刘长春的民族自信心。在此之前,中俄体育比赛都是俄国人赢。东北大学田径队去了后,扭转了乾坤。一度,刘长春由于腿部肌肉拉伤不敢练短跑,就练起了400米以上的匀速跑。一天,东北大学田径队在哈尔滨体育场与俄国人进行4×400米接力赛。当刘长春拿到第四棒时,中国队比俄国队整整落后70米。在场的观众都以为中国人输定了,开始长吁短叹。谁知刘长春像箭似的冲向前方,他胸有成竹地安排好自己的速度。拐弯处放慢步子,直线处奋起直追,最后居然领先15米撞线。俄国裁判看得目瞪口呆,而中国观众却高兴得心花怒放。

  张学良对刘长春有所耳闻,很赏识他的体育才华,希望能聘请德国名将当教练。郝更生是著名的体育专家,曾经留学美国,见多识广,被慧眼识珠的张学良聘请为东北大学体育专修科主任,他呕心沥血为东北大学的体育发展出谋划策。得知张学良校长的心思后,他马上对德国田径教练进行认真考察,终于物色到德国著名体育名将步起。步起是德国田径队队长,曾经荣获奥运会5000米长跑世界冠军,实力雄厚。受过西方教育的郝更生深知步起的价值,建议张学良给步起每月800银元、一辆小轿车、一辆马车、两个车把式和一个司机的待遇。张学良力排众议,接受了建议。

  步起从大洋彼岸飞到了沈阳,张学良和郝更生让他负责训练田径队,重点是刘长春。他细细打量着眼前几个年轻的学生,一眼就看出刘长春是块短跑运动员的材料。短跑运动员以速度为主,需要有快肌。腿要长,小腿要细,脚要小。上苍赐给刘长春一个优秀短跑运动员的身材,他腿长,小腿细,腿部肌肉结实,脚小,穿38—39码的鞋。

  刘长春虽然是一块得天独厚的短跑运动员坯子,但这块璞玉未经雕琢,他还有很多固有的乖僻毛病。他的起跑有问题,摆臂姿势也不对……

  为了让刘长春掌握正确的起跑姿势,步起经常陪着他跑,还在刘长春起跑时用手轻轻扶着他的腰背部矫正他的姿势。旧的毛病改掉了,新的毛病又显露了。步起对刘长春说:“跑步时摆臂动作非常关键,正确姿势应该是摆动式。如果左腿放在前面,枪响后第一个动作就是左臂迅速前摆,右臂迅速后摆。这时右腿在迅速蹬离起跑器的同时要积极前摆。而你却是踏步式,两只胳膊像敲鼓似地上下摆动,这样会影响速度。”

  他跑了起来,胳膊还是不由自主地上下敲鼓。步起苦笑了一下,痼疾难改啊!当刘长春挥汗如雨地站在他的面前时,他直爽地说:“刘,你差得很远。你要记住:你如果想提高速度,必须改掉毛病!”

  步起用德国人的严谨务实影响刘长春,他不负众望,把自己几十年钻研跑步的心得毫无保留地教给刘长春。在他手把手的指导下,刘长春终于改掉了顽疾。步起用心血和汗水栽培着一棵田径胚芽,张学良欣喜地看到:步起这个德国教练非常敬业,为东北大学的体育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因连年战乱被迫中断多年的华北运动会,在张学良的鼎力相助下起死回生。1929年5月29日,第十四届华北运动会在东北大学体育场隆重举行。张学良担任大会名誉主席,来自黑龙江、吉林、奉天、直隶、河南、山东、山西、陕西8个省的2000多名选手参加了比赛。刘长春代表东北大学夺得短跑100米、200米、400米华北运动会3项冠军,创造了百米短跑10.8秒的全国最高纪录。

  为了检验运动员的水平,1929年10月,张学良邀请日本和德国国家队一流选手到沈阳参加中、日、德运动会,让中华体育健儿和强手交锋。他还在德国特制了镶有自己头像的怀表,打算奖给各项运动的冠军。

  当时,德国队是第九届奥运会亚军,实力雄厚;日本队虽然不如德国队,但是实力比中国队绰绰有余。张学良的用心就是让中国队跟强手较量,找出自己的差距,奋起直追。张学良对体育事业的热心极大地激发了东北大学运动员的热情,在百米决赛中,刘长春以10.6秒的成绩战胜了一名德国短跑健将,以一英寸之差落后于德国选手彦鲁特拉比尔,夺得亚军;在200米决赛中,刘长春戏剧性地重演了百米决赛的结局:他以21.6秒的成绩把日本的“短跑怪杰”中岛和“飞毛腿”今井统统甩在了后面。却落后于一名德国选手,再次夺得亚军。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在田径比赛中成为远东短跑之王。

  刘长春开了个好头,东北大学的选手越战越勇。在男子1500米和三级跳远比赛中,中国选手和日本运动员拼杀得你死我活。一些女田径选手非常活跃,令日本运动员叹为观止。遗憾的是:张学良在德国定做的奖给冠军的怀表,统统被德国运动员收入囊中。

  张学良的远见卓识很快就显示出成效:国难当头之际,其他高校惶惶不可终日,而东北大学却异军突起,一举成为全国体育名校。体育的胜利高扬了校威,振奋了国威,大大激发了师生们的爱国热情。

  东北大学体育代表队像耀眼的群星在天空中闪烁,最亮的那颗星则是田径队。在张学良将军的关心下,在吴蕴瑞、宋君复、申国权等体育教授的栽培下,在步起教练的指导下,刘长春很快就成为东北大学田径队的佼佼者,短跑成绩出类拔萃。兔子腿刘长春在运动会上不断爆出冷门:100米短跑,他的成绩是10.6秒,破远东纪录;200米短跑,他的成绩是21.6秒,破远东纪录;400米短跑,他的成绩是50.6秒。

  张学良和刘长春对日本侵略者有刻骨仇恨,在体育兴国上不谋而合。从某种意义上说,张学良是刘长春的精神支柱,给了他体育生命;而刘长春是张学良的得意门生,是实现他体育兴国梦想的最佳人选。

  刘长春成为远东短跑之王后,一时间中华体育界群情振奋,以为照这样发展,何愁不能与日本并驾齐驱?张学良高兴地对刘长春说:“你不仅要在国内扬名,还要敢于和洋人抗衡。”

  露脸的机会终于来了,1930年4月,第四届全运会在杭州隆重举行。来自全国23个省区的运动员参加角逐。辽宁队的骨干是以刘长春为首的一批东北大学的学生。辽宁队在全运会上夺了个满堂彩。田径赛除了800米得了亚军外,从百米到万米,冠军统统被辽宁队囊括。最终辽宁队夺得全运会总分冠军,刘长春夺得男子100米、200米、400米短跑3项冠军,荣获个人总分冠军。从此,在国人的心目中,东北大学成为名副其实的体育强校。为了纪念刘长春取得的胜利,杭州市把通往田径运动场的大马路改名为长春路。

  全运会后,辽宁的很多选手被选拔参加远东运动会。强手如林,东北选手看到了自己与日本运动员的差距。他们发誓先耻而后勇,在东北设立一个体育联合会,致力于东北的体育事业。他们在沈阳举行了东北四省联合运动会,运动会上又打破了几项全国纪录,辽宁以压倒的优势成为中国响当当的体育大省。

  正当东北大学蓬勃发展之际,1931年9月18日夜10点20分,在日本关东军的策划下,日本独立守备队炸毁了沈阳北郊柳条沟的南满铁路,嫁祸于中国军队。并以此为借口对沈阳城发起了突袭。晴天霹雳,一夜之间东北大学蒙难,美丽幽静的校园变成兵舍,图书馆周围变成了马厩。学校被迫停课,好端端的东北大学惨遭日寇的烧杀抢掠,满目疮痍。

  “9?18”事变后的第三天,东北大学体育专修科由沈阳搬迁到北平。东北大学初来乍到没有校舍,刘长春等学生住在北平东城区南兵马司胡同,在东城区青年会上课。他们在篮球馆和排球馆上技术课,在地下室上理论课。英语老师是青年会的美籍干事,年轻气盛的刘长春盲目排外,赌气不学英语。

  在日寇的进攻面前,蒋介石密令不准抵抗,30万东北军不战自退。“9?18”事变4个月后,日寇侵占了东北,白山黑水间的大好河山沦入虎口。

  眼看着洛杉矶奥运会在即,政府以中日交战为由,不参加第十届奥运会。伪满洲国政府竟公然在报纸上宣称:刘长春和于希渭是东北人,将代表满洲国参加第十届奥运会。

  刘长春看到虚假报道后义愤填膺,他深知日本帝国主义为了长期霸占中国东北,在日本关东军的操纵下,搜罗了以溥仪为代表的汉奸,拼凑了一个瓜分中国的傀儡政权——伪“满洲国”。

  刘长春立刻在1932年5月末的《大公报》上发表声明:我是中华民族炎黄子孙,中国人绝不代表伪“满洲国”出席第十届奥林匹克运动会。

  张学良看到刘长春的声明非常欣慰。1932年7月1日,在东北大学第四届毕业典礼暨体育专修科第一届毕业典礼上,张学良身着军装严肃地给全校师生训话:“同学们,同胞们!想想东北的父老兄弟姐妹在水深火热之中,被日寇铁蹄任意践踏,堂堂五千年文化之中华民族落后于世界强国之后。学良身为东北军司令,于心有愧。为粉碎日、伪阴谋,扬我民族之精神,本司令决定捐赠8000银元特派应届毕业生刘长春和于希渭为运动员,宋君复教授为教练,代表中国出席第十届奥运会。刘长春同学此次参加世界运动会为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意义无穷。愿君用其奋斗精神,扬我民族正气!”

  宋君复是浙江绍兴人,19岁就到美国柯培大学物理系深造。本科毕业又到美国春田体育学院学习,专攻体育。善于用人的张学良刚到东北大学上任就聘请宋君复为体育专修科教授。宋君复接受过美国先进的体育文化启蒙,他把先进的西方文化思想及特殊的体育训练方法运用到教学中,使刘长春等弟子受益匪浅。

  不要小看了刘长春的单刀赴会,当时,日寇扶持下的伪满傀儡政府已经先下手为强,向国际奥委会上报了刘长春、于希渭两位选手参赛。国际奥委会已经复电承认“满洲国”的提议,要求迅速递交“满洲国”国旗与国歌,以备奥运会使用。而蒋介石对日本采取不抵抗主义,既不出兵东北收复失地,也不采取措施抵制日伪阴谋。在这种被动局面下,刘长春的声明是对伪满政府的当头一棒,表达了中国人绝不当亡国奴的决心。此次征战洛杉矶奥运会,中华民族不是可去可不去,而是必须派选手赴美国,否则就中了日本侵略者企图把伪满洲国塞进奥运会,从而骗取世界各国承认伪满洲国的奸计。刘长春的出征,意义不在于是否出线,体育上能得几分?他出征最大的意义是粉碎了日伪的政治阴谋,在政治上赢得了成功。

  张学良校长决定派刘长春、于希渭参加第十届奥运会后,张伯苓代表东北大学,马上与中国奥委会委员王正廷联系。王正廷立即将这个重要信息上报给国际奥委会,最终使国际奥委会取消了“伪满政府”的参赛资格,接受中国的参赛申请。

  1932年7月2日中午,北平市市长周大文设家宴为刘长春一行饯行。席间,周大文致词说:“刘先生代表中国出席奥运会,开我国走向世界体坛之先河。是为中国争光,也是北平市的光荣。敝人作为市长,深感荣幸。张主任(北平绥靖主任张学良)亲派刘先生出国,又解囊重金相助,敝人谨备薄酒相请,菲议相赠!”周市长向刘长春、宋君复敬酒,刘长春激动得一饮而尽。觥筹交错之间,周市长把一套新西服和五美元送给刘长春以示送行,刘长春感激地接了过来,连声说:“谢谢!”

  日寇的铁蹄践踏着中国东北的大好河山,与刘长春一道被张学良点将的于希渭正在家乡大连被日本特务严密监视,插翅难逃。为了确保刘长春顺利赴美,避开日寇、伪“满洲国”的重重阻挠,东北大学决定马上让刘长春离开北平,以免夜长梦多。郝更生主任主动请缨,为了确保刘长春顺利出行,愿偕同夫人高梓陪送。

  当时的东北大学师生就是这样团结,他们把刘长春赴美参加奥运会看成是东北大学的光荣,是中国人的光荣。不仅张学良校长慷慨解囊,张伯苓委员积极斡旋,宋君复教授默默相助,郝更生主任把自己的夫人都请出山了。他们明明知道此行有危险,但宴会结束后,郝更生夫妇还是义无反顾地陪同刘长春、宋君复悄悄登上了开往上海的列车。

  7月3日,北平的报纸以通栏标题刊登:“体育史上新纪元我国参加世界运动会?刘长春于希渭预定七月八日搭威尔逊总统号轮由沪赴美”。

  经过一天的颠簸,刘长春一行于7月3日晚6点安全抵达上海。郝更生热情地向新闻界介绍我国粉碎伪“满洲国”阴谋,首次派体育代表团参加奥运会的经过,为中国开创体育新纪元摇旗呐喊。第二天的《大公报》和《申报》等各大报纸也纷纷刊登郝更生的文章,标题赫然醒目:“郝更生谈刘长春代表赴美使命?为中国体育史创造新纪元?打破日人之伪国无稽宣传”。

  7月4日下午,刘长春来到上海中华体育场练习起跑,围观的群众里三层外三层,他微笑着向大家招手致意,心无旁骛地训练起来。回到驻地,慕名而来的客人络绎不绝,他应接不暇,疲惫不堪。

  7月5日下午,青年会在八仙桥招待各报体育记者,由郝更生向媒体介绍我国首次派代表参加奥运会的经过。

  7月6日下午,上海市新闻界在四川路邓脱摩饭店举行宴会,为刘长春、宋君复、郝更生接风洗尘。

  7月7日早晨,上海的报纸刊登出这样的消息:“宋君复刘长春明日放洋?乘威尔逊总统轮上午八时余起程?本埠各报体育记者昨晚设宴欢送”。

  7月7日晚上,由体育协进会主持,上海24个团体的2000多名人士在东亚饭店举行盛大招待会,为刘长春和宋君复饯行。上海狐狸电影公司还利用6日和7日两个上午邀请他们在中华体育场拍摄有声电影,准备到美国做宣传。

  7月8日,猴年夏日一个新鲜的黎明,微风和煦,艳阳高照。上海新关码头被数千名群众围得水泄不通。上午9点半,刘长春在郝更生、宋君复的陪同下来到了码头。刘长春拎着张学良将军送给自己的褐色皮箱与宋君复一道登上了美国“威尔逊总统”号轮船。

  欢送人群顿时活跃起来,大伙儿振臂高呼:“祝刘长春安全抵美!”“祝君一路顺风!”

  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主席王正廷博士偕夫人到场与郝更生、刘长春、宋君复握手问候。随后,王正廷走上码头浮桥,举行授旗仪式。他右手拿着一面长方形的国旗,左手拿着一面三角形的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会旗,走到浮桥中间,神情庄重地对刘长春说:“我国首次派君参加世界运动大会,为开国以来第一次。实含无穷之意义。予今以至诚之心,代表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授旗于君,愿君用其奋斗精神,发扬于洛杉矶奥林匹克运动会中,使中国国旗飘舞于世界各国之前,乃无上光荣也!”

  刘长春默然肃立,郑重地接过旗帜大声说:“我此次出席奥运会,受全国同胞之嘱托,深知责任重大。我当尽本能,在大会中努力奋斗!”

  码头上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刘长春举着旗帜登上了轮船,把旗帜挂在了桅杆上。各界代表和新闻记者轮流上船话别,一位记者按动了快门,抓拍了刘长春和宋君复站在轮船上的照片。他们神情庄重,身后是飘扬的国旗。郝更生和《时报》体育记者滕树谷先生登上邮轮,非要送他们一程。

  上午10点,随着一声清脆的汽笛,缓缓地向吴淞口驶去。“威尔逊总统”号劈波斩浪向大洋彼岸驶去。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4亿中国人的唯一代表刘长春和他的教练宋君复怀揣着张学良将军资助的大洋,承载着亿万中国人振兴中华的梦想,义无反顾地向洛杉矶奥运会进军。仿佛行刺秦王的荆轲,宛如独赴鸿门的关羽,刘长春这位23岁的中国男子汉英雄虎胆单刀赴会,破釜沉舟一往无前。“威尔逊”总统号有三四千吨位,刘长春和宋君复住在头等舱131号。

  国富民强,国穷民弱。一个穷途潦倒的国家,子民的尊严从何谈起?即使在轮船上,即使你坐了一等舱,洋人也明显地歧视中国人。船上明明有刘长春、宋君复等几个头等舱的中国人,他们的餐桌却被摆在了餐厅的一角。

  邮轮到达日本神户,有一二十个华侨来港口迎送。一些日本记者走上船来采访刘长春,又是提问又是拍照,弄得他筋疲力尽,刘长春压住不快,礼貌地接待他们。突然,一个日本人问刘长春:“你是代表中国还是代表满洲国参赛?”

  刘长春义正辞严地说:“我是中国的代表,只知道有中国,不知道有‘满洲国’!”

  有一天下午,服务生递给宋君复一封电报。宋君复一看收件人写的是奥林匹克选手队,不假思索地签收后打开了电报。只见上面写着:威尔逊总统号,满洲国奥林匹克选手队:敬祝一路顺风,佳运常临,愿诸君大获胜利,日本体协会。

  宋君复感到这是个阴谋,立刻退还了电报,收回了签字的收据,并告诉船上的电信员:船上没有满洲国的代表,请将电报退回日本。

  日本人的卑劣伎俩防不胜防,刘长春和宋君复商量:明天船到横滨港,咱俩仍然像在神户这样不上岸,不见新闻记者。

  由于措施得力,日本记者在神户和横滨没有捞到任何稻草。宋君复晕船严重,躺在床上睡着了。刘长春心中不由得一阵感慨:离家在外,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事关重大,无论如何一定要维护祖国的尊严!

  当邮轮穿过子午线日了。这意味着海上的航程已经过了一半。又是一个新鲜的黎明,刘长春站在甲板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张开双臂去拥抱东方喷薄欲出的鲜红的太阳。

  轮船刚刚停靠在檀香山港,码头上就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檀香山虽然是个弹丸之地,却聚集了几万名华侨。孙中山的大哥孙眉就是檀香山有名的侨商,檀香山的华侨是孙中山早期革命活动的追随者和支持者。

  一声声亲切的问候,一句句热情的呼唤。这是心的思念,这是爱的源泉。这是同胞的情意,这是骨肉的挂牵。只有置身在异国他乡,他们才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做骨肉同胞。

  千里相送终有一别,轮船起程了,他们含泪告别了热情的檀香山华侨,再次踏上寂寞之旅。经过多日的颠簸,邮轮终于到达旧金山港。刘长春走出船舱,看到码头上人头攒动,华侨商会常委邝炳舜和中国领事馆副领事走过来与他握手。经过海湾区和市场街时,沿途的上千名华侨手捧鲜花,欢迎来自祖国的体育英才。旧金山也是华侨聚居地,美国最早的华侨会馆是1849年在旧金山成立的冈州会馆。随后,三邑、阳和、人和、宁阳、合和会馆相继成立。这就是美国早期华侨社会的六大会馆。这些会馆以地缘、血缘为纽带,强调团结互助。

  走进旧金山市政厅,市长对刘长春非常友好,亲自迎送。他说:“刘先生是中国的代表,也是我们美国尊贵的客人,我代表全市美国民众向您赠送‘金钥匙’。”金钥匙礼是美国旧金山的一种习俗,市长只向尊贵的客人赠送金钥匙,这是一种尊贵的礼遇。

  轮船再次起程,7月29日下午4点,经过22天的海上旅行,“威尔逊总统”号终于抵达洛杉矶港。刘长春一眼就看到欢迎人群中那些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中国人,他们是先期到达美国参加第十届奥运会的上海圣约翰大学校长、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总干事、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沈嗣良、著名体育教授申国权及夫人、中国留学生刘雪松。他们与数百名华侨一道站在码头上,手中挥舞着彩旗和鲜花。

  刘长春刚刚走出码头,就被请进一辆加长的大轿车里。轿车上插有中美两国的国旗,轿车的前后左右都有美国警察驾驶摩托车护送。迎宾车队足有两三百米长,车队畅通无阻,行人翘首观望。轿车驶进了繁华的唐人街,华侨们扶老携幼夹道欢迎,鞭炮齐鸣,锣鼓喧天,汽笛声声,喇叭阵阵,恍如回到了家乡。10分钟后,刘长春走出汽车,被人群簇拥到一个大饭店屋顶平台准备拍照。美国记者示意刘长春举起双手,他刚把双手举过头顶突然又放下了,这姿势不是向敌人缴械投降吗?美国记者对刘雪松说:“双手举过头顶,是代表用双手托起四万万中国人民的唯一代表。”

  崇尚体育的美国人为第10届奥运会修建了壮观的体育场,还为运动员盖了一所舒适的奥林匹克村,这是奥运会史无前例的创举。第10届奥运会运动员参加人数之少是奥运会有史以来破天荒的,由于世界经济不景气,各国都采取了少而精的原则,选派出自己的精锐部队参战。芬兰只选派了田径选手,瑞典只选派了拳击选手,英国只选派了径赛选手,法国、匈牙利、澳大利亚的政策是不在意全队总分,确保个人锦标。少就必然精,每一个选手都是运动枭雄。此时的洛杉矶八方体育英豪荟萃,五洲体育高手云集。

  日本派出了整齐的阵容早早就来到了洛杉矶,男选手白天准时训练,晚上在宿舍听教练训线点起床,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式;刘长春见到了日本跳远运动员南部忠平和高栏运动员鹤岗,他们曾经是体育好友,在大连的运动场上朝夕相处地训练过。异乡相聚,倔犟的刘长春对他们冷眼相待,面对面走过也不打招呼。“9?18”事变伤透了中国人的心,他不可能对他们报以笑脸。

  1932年7月30日下午2点,第10届奥运会开幕式在洛杉矶体育场举行。经过主席台时,全体选手举手致敬。入场完毕,队员们昂首挺胸依次排列。美国副总统寇蒂斯郑重宣布:第十届奥林匹克运动会正式开幕。

  “咚,咚咚……”10声礼炮的鸣响响彻寰宇,全体运动员庄严地朗读奥林匹克誓词:我等誓愿参加奥林匹克大会,做忠诚之竞赛,并愿遵守一切规章,依照运动家之精神参加各项竞赛,以博我等国家之荣誉及运动界之光耀。

  当刘长春站在洛杉矶体育场和各国选手一道庄严地朗诵奥林匹克誓词时,他强烈地感受到:国强才能挺直腰杆,国富才能民众强大。一个任人宰割的民族是不会受人尊敬的,自己只身独闯美利坚,但毕竟是实现了中国人零的突破。这第一步虽然有点难堪,但总是需要有人开先河的。

  1932年7月31日下午3点,刘长春站在洛杉矶体育场100米预赛起跑线的第二跑道上。他还是那身白山黑水装束:上穿白色背心,胸前绘有中国国旗和中英文的“中国”两字;下着黑色短裤,裤子上标有97号的字样。他像一只困兽,在陌生的国土上决一死战。刘长春说:“白山黑水服,因为中国的东北有长白山,黑龙江,穿这样的衣服是为了不忘家乡。”这白山黑水服一直陪伴了他一生。

  6个运动员的角逐中,他在前60米处一路领先,70米处被人追平,80米处被人超过,终点时排列第五名。小组第一名是美国运动员辛普森,成绩是10.9秒。而刘长春竭尽全力却未能如愿。他经过一个月火车轮船长途跋涉抵达美国后,身体疲劳,无处训练,时差颠倒,状态欠佳。

  200米预赛开始了,这是刘长春的强项,在这个项目里他曾经扫遍远东无敌手。这回他排在跑道的第三组,这是个好位置,也许他今天会时来运转?

  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刘长春像一支离弦的箭,紧紧地詄着美国运动员拉?梅特卡夫身后飞奔着。整整跑了170米,刘长春还是像牛皮糖似地牢牢地粘在第二的位置。

  刘长春竭尽全力奔跑,终因体力不支而败北。梅特卡夫跑了个小组第一,而刘长春却屈居第四,再次被淘汰。

  他斩钉截铁地回答:“奥运已举行九届,而我国未曾参加。本届如再不破例,则日后恐将无望。故本届只一人参加,下届可增加人数,此为本国派代表之展望。我国既有参加奥运之举,有助于国人对运动之兴趣,日后对运动选手的培养将更积极,俾得将来显身手于世界舞台,此为本届派代表参加之影响。”

  宋君复说:“明知刘君之实为难期良好之收获,但观其场上奋斗之精神,及祖国国旗在大会场上与各国并立飘扬之雄姿,殊觉荣幸。最可喜者,每次刘君下场举赛时,观众为之助威欢呼,可见对我国之参加大会,表深刻之同情,以故虽未得如何之收获,亦可足以。”

  8月14日,第10届奥运会在洛杉矶落下帷幕。会议主办方要求所有与会代表3天之内离开奥林匹克村。美国人把世界青年大会辩论会安排在会后,邀请太平洋沿岸各国青年和运动员代表数百人参加大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在邀请之列。宋君复在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一消息,他马上将消息通报给参加奥运会开幕式的几个中国人。沈嗣良不肯参加这次辩论会,中国领事黄博士也不予理睬。主讲人的重任责无旁贷地落在了精通英语的宋君复肩上,他和刘长春连夜商量演讲内容,两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宋君复满怀激情把俩人讨论的结果写成演讲稿。

  8月18日,辩论会如期举行。宋君复用流利的英语讲述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9?18”事变爆发的前一个礼拜,沈阳的上空弥漫着不祥的烟云。驻守在沈阳的东北边防军,从东北大学的西大门前,匆匆向沈阳市北撤退。“9?18”事变当晚,日本军队从沈阳南站向中国驻军所在地北大营开炮。炮弹的弧光从东北大学上空飞过。第二天早上,日本鬼子就无故枪杀沈阳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制造了一件件灭绝人寰的惨案,大西门城楼上挂起了日本国旗……

  宋君复讲得声泪俱下,每一个听众都感到他说的是无可辩驳的事实。如果没有亲临其境,根本不可能讲得这么惟妙惟肖。会场上形成了一个演讲者和听众之间共鸣的巨大的气场,宋君复的演讲不时被听众热烈的掌声打断。

  “9?18”事变是20世纪震惊中外的重大历史事件,它不仅是日本帝国主义武力征服中国的开始,也是法西斯国家在世界历史上点燃的侵略战火,揭开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8月21日,刘长春和宋君复满载着各国人民的友谊,乘“柯立芝总统号”回国。

  ,听起来有点像天方夜谭,可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上帝造就了一个体育天才,可他却因为国家的孱弱而惨遭失败。这是灾难深重的祖国给他带来的悲剧,这是受人宰割的祖国给他带来的遗憾。不以成败论英雄,不管别人怎样褒贬,刘长春作为中国奥林匹克第一人,将永远载入中国体育的史册。

  从洛杉矶奥运会归来,刘长春在东北大学体育系当助教。日寇对中国的侵略更加变本加厉,政府对日寇实行不抵抗政策,不仅东三省惨遭涂炭,华北也岌岌可危。黑云压城城欲摧,刘长春等人在东北大学成立了东北体育协进会,刘长春当选为总干事。他一方面想保留业余运动员的资格,一方面想借机进行体育锻炼,提高运动成绩,走体育救国的路。目的是唤醒国人勿忘国耻,勿忘日本铁蹄下还有4千万东北同胞。东北是中国领土,不准列强瓜分。从那儿以后,刘长春无论走到哪里,只要参加比赛,一定是穿白山黑水运动服。

  1933年10月,刘长春在南京举行的第5届全运会上以10秒7夺得男子100米短跑全国冠军,以22秒夺得男子200米短跑全国冠军;

  1935年10月,刘长春在上海举行的第6届全运会上以10秒8夺得男子100米短跑全国冠军;

  1936年,第11届奥运会在德国柏林举行。中国决定派一支100多人的体育代表团参加奥运会。在这届奥运会上,刘长春与德国教练步起喜相逢。这对分别5年的师生情同手足,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泪水濡湿了眼眶。

  1937年,刘长春在南京中央大学操场训练时,不小心拉伤了腿,无钱治病,痛苦的年代使他悲惨地告别了运动生涯。1938年,短跑王子刘长春失业了,流落在长沙街头。而日寇也侵占岳阳,向长沙进逼。11月12日,为阻止日寇的攻势,当局实行焦土政策,火烧长沙,使两万名无辜的父老乡亲葬身火海,刘长春也险些遇难。美国华侨送给他的那枚金盾和大量的奥运会资料、照片及日记也在大火中化为灰烬。

  鹰有时候比鸡飞得低,但是鹰的内心深处每时每刻都在渴望蓝天,渴望飞翔。刘长春是人不是神,他有着普通人的弱点。但他骨子里是一只鹰,好汉不是一辈子没有消沉,没有失足,而是能够很快战胜自己,跨越消沉。刘长春正是这样一只鹰,他不甘心一蹶不振,他渴望重新飞翔。然而,战火连连,内忧外患,谁又会来理会呢?

  1959年,第一届全运会召开。刘长春为辅导大连工学院参赛选手呕心沥血。在这届全运会的庆功宴上,他作为裁判员、运动员和教练员的代表向毛主席敬酒,那是他一生中最风光的时刻;

  1964年,全国少年田径运动会隆重召开。刘长春在运动会上担任总裁判,并同优秀少年运动员代表亲切座谈;

  1975年,第三届全国运动会在北京召开。刘长春没有接到邀请,他坐立不安,毅然决然自费前往北京。刚要上车,突然听到高音喇叭里广播:大连工学院的刘长春请注意,国家体委邀请你参加第三届全运会。请你听到广播后,火速到火车站问讯处领取邀请函。到了北京,他全程参加了全运会。赛后,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设国宴宴请各界体育精英。当刘长春接到周总理亲笔落款的大红请柬时,激动得热泪盈眶。他牢记着周总理的嘱咐:“活到老,学到老”,他担任了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副主席、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常委、辽宁省体育协会副理事长、第四届辽宁省政协常委、大连工学院体育教授等职务。

  体育使刘长春广结天下宾朋,他拎着张学良校长送给自己的皮箱赴日本参加过远东运动会,日本的大地震把他从床上震到了地下;他拎着张学良校长送给自己的皮箱去美国参加过奥运会,虽然失败却收获了友谊;他拎着张学良校长送给自己的皮箱去德国参加奥运会,从步起等外国运动员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他拎着张学良校长送给自己的皮箱去过菲律宾、印度、意大利……每到一个国家,海关关员都会在他褐色的皮箱上贴一张通关标签。他舍不得撕掉,那是他行程的纪念。

  1978年8月,刘长春的小孙女出生。他给自己的小孙女起名为刘樱,樱花是日本的国花,他希望中日两国人民能够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1979年10月25日,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在日本名古屋通过了恢复中国在国际奥委会中合法席位的“名古屋决议”。他深有感触地说:“旧中国内忧外患,中华民族到处受辱。今天,祖国富强起来了,沉睡多年的9亿中华民族,犹如亚洲的醒狮,在奥林匹克运动会腾飞的日子已经是指日可待了!”

  刘长春有一句名言:“我善于追人,我仰佩在我前面的人。”刘长春的一生都是以进击者的形象出现。他仰慕强者,不妒强者,学习强者,赶超强者。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他跑完步后说自己难受,儿子陪同他到医院检查,才晓得他患了肠癌。

  1983年,第5届全运会即将在上海召开。刘长春的儿子刘鸿图看到父亲坐在桌前默默地流泪。他小心翼翼地问道:“爸,您怎么啦?”

  刘长春缓缓地说:“要开全运会了,我身体不行了,可能去不了上海了。将来中国举办奥运会,我也可能看不到了。”

  刘鸿图的喉咙一阵发紧,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作为小儿子,他一直与父亲生活在一起。他深深懂得:上海是父亲魂牵梦绕的地方,第一次代表中国出征洛杉矶奥运会,父亲就是从上海出发的。

  刘长春与体育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为中国体育而生,为中国体育而战,他是当之无愧的中国体育先驱。先驱未必能实现自己的理想,但理想之路正是成千上万个先驱用生命和热血铺就的。人生能有几回搏?对于进击者而言,重要的不是凯旋,而是战斗!

  1989年,大连工学院建校40周年。刘长春的学生们怀着感恩的心情为老师雕塑了一尊铜像。邀请原国家体委副主任荣高棠题写“体育教育家”的字样。荣老沉思片刻,提笔写下了“体育先驱刘长春教授”9个大字。是啊,任何一个有成就的体育老师都可以称其为体育教育家,可是中华体育先驱,只能是一个人。欢迎发表评论匿名发表留言板电话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