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明

余秋雨自称不识易中天那易中天因何会瞧不起余秋雨?

时间:2022-01-14 19:04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但是在文学这件事上,分不出好坏高低,因为它占主观意志比较大,对于一件事物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角度,一千种看法,而个人之间都认为自己的理论是最好的,这又能怎样做出区分呢? 所以,古往今来文学界相互轻视的例子不胜枚举,也就不算新鲜。当代学者,易中...

  但是在文学这件事上,分不出好坏高低,因为它占主观意志比较大,对于一件事物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角度,一千种看法,而个人之间都认为自己的理论是最好的,这又能怎样做出区分呢?

  所以,古往今来文学界相互轻视的例子不胜枚举,也就不算新鲜。当代学者,易中天和余秋雨,曾经掀起一阵骂战,以笔为枪话语似刀,互怼得那叫有礼有节,合情合理,一个瞧不起,一个称不识,好一台精彩大戏。

  当今纸媒逐渐落后,这无疑是对文学界的作家学者们的一次巨大冲击,因为这个时代已经不单以文化论英雄,首先要在新兴媒体上获得关注,读者通过名气选择了解一个人,这直接与作品销量挂钩。

  最先吃到电视媒体时代福利的学者,莫过曾经活跃于央视电视节目《百家讲坛》的易中天。

  易中天和大众认知中的学者教授不同,他的气质更加接近于那个年代流行的词语——草根,他操着一口湖南塑料普通话,用极具有个人特色的语言风格,在节目中一炮而红。

  后来在《百家讲坛》的舞台上大放异彩的易中天,受到了许多质疑,一个讲授历史的专家学者,其用词结构竟然十分口语化,被批将文明粗俗化娱乐化。

  许多纸媒记者口诛笔伐易中天,称他为了迎合观众口味,可以一点知识分子的体面都不要。

  后来在他的采访中,我们得知了一件往事。1985年,易中天的一位同事在讲台上突发疾病,不治身亡,易中天前去其家中慰问时,发现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家庭竟然连一个像样的家具也没有,这也算是体面吗?

  他一时间震惊难过得连话都说不出,后来为此他专门为同事书写了一副挽联,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叹人间从此惜年少;身跻九流,家徒四壁,问天意何时纵斯文,易中天发出喟叹,难道中国的学者、学人,就活该受穷吗?

  所以当2005年《百家讲坛》的编导打电话给易中天,邀请他以一周一期1000元的价格来到一个更大的讲台上将历史文化传播给大众时,易中天当即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不为别的仅为了高薪也得答应,却没想到这一无心之举,成就一代大师。

  不过这个大师是存在于群众心中的大师,而在他所处的圈层内,认为易中天有沽名钓誉之嫌,不屑与之为伍的大有人在。

  许多人看来易中天像是个火爆的炮筒,向外界质疑他的声音开炮之时,同时不忘用绚烂的火光吸引更多人来围观战争,而群众的眼睛总是雪亮的,审视之下到底谁是谁非,基本上都能一清二楚。

  在易中天风头正盛的年头,采访他的记者主持人听到易中天这三个大字都要挠头,文化人的嘴是真厉害!

  那么当两个相同量级的学者碰撞到一起时,谁又能占据上风位置呢?2009年,这场好戏便上演了。

  6月14日,易中天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余秋雨的权利和义务》一文,文章很长,通俗凝练成一句话便是,余秋雨,说清楚你到底有没有诈捐?易中天也是打心里瞧不起余秋雨了。

  关于这件事,还要追溯到2008年汶川大地震, 2008年6月12日上海《新闻午报》刊登一文,其中清楚的描述道: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余秋雨第一时间向灾区捐款20万元,成为全国学者、作家中捐款的最高纪录。这本是善意之举,却不料背后藏着许多猫腻,一度使余秋雨跌落文坛。

  因为余秋雨所承诺的二十万元迟迟没有进入中国红十字会的账目,直到转年才以捐赠三万册图书堵住悠悠之口,余秋雨面对媒体时说要用二十万元建造学校,而之后建成的却是一座以他本人命名的图书馆。

  而且余秋雨不仅是社会知名学者,在伴随着捐赠新闻共同出现在大众视野当中时,余秋雨背后还加上了上海九久读书人、99网上书城名誉董事长等等,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字眼。

  一个巧合是误解,千万个巧合在一起那可能就是刻意而为了,诈捐门难道又是资本炒作的结果?

  很奇怪的是余秋雨一直标榜自己是文人,行事作风皆属于翩翩君子一流,甚至多次到海外讲学儒家思想,他难道不知言行合一之理?这也难怪易中天后来多次在公众平台上显露出对余秋雨的嘲讽之态。

  面对易中天有理有据的问责,一向能言善辩的余秋雨,沉默了。不占理,但是也不能输阵势,余秋雨则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了对易中天的轻蔑,称自己根本不识易中天是何人。

  我知道他讲课很好,但是我没有听过,这好像是我看不起他,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因为我完全没有时间,也从来不看报纸、不上网。

  余秋雨轻描淡写的话语,大方得体地表达了自己的情绪。和余秋雨相比,易中天的回答则显得更加小人了些,我对余秋雨心存一份敬意,因为他是第一个走进公众媒体的学者,但更多的是不以为然,我们两个在骨子里是不一样的。

  公众人物一直被极高的道德标准所绑架,易中天仅是用一种通俗易懂的方式传递知识,便被劈头盖脸的一顿批评指责,余秋雨闹出这样恶劣的社会新闻,岂能一笔带过?谁是真小人,谁又是伪君子?

  余秋雨一直是高大伟岸的,没人能把清高的他与诈捐这样肮脏的字眼儿联系在一起,易中天往往是善于投机的,可是关键时刻他敢为人先,不卑不亢地走在前面为大众争取一份真相。

  时隔多年,这些也都成了浮沉往事,如今再提也没有多少意思,不过我还是希望大众能够从这些往事中吸取到一星半点儿的经验教训。

  判断一个人,一定是听其言,观其行,事实上后者更为重要,说什么往往不重要,做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